佩弦清音

冷CP患者,自娱自乐

【TSN/ES】危险关系(短,完)

依然是点梗,两个梗写在一起了,大概是有点跑题【捂脸

@三岁 @一芥 查收

 

走链接(。其实没什么值得和谐的情节,但是保险起见

 

-

伪开车......滴,性冷淡卡

 

 

啊,我的brolin!昏厥

清理手机看到了以前做的图😂😂😂

马一下,留着写比尔珀西

谢谢大家,来点梗吧(´・ω・`)

写过的CP除ME,楼诚都可以……

接两个,好事成双,先到先得。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写orz。如果是开车的梗只写ES……

……

突然多了几个粉

……

我能问下为什么吗?我开始慌了😳😳😳,毕竟咸鱼了那么久,感谢不取关之恩【抱拳了老铁】

【TSN/ES】契约精神 (二)

-哨兵向导世界观,OOC有,文不对题,瞎写。

-含现在时的Mark/Chris,过去时的Mark/Erica

 

 

前文: (一)

 

 

4.

爱德华多急匆匆赶回住处时已经三点半。对于肖恩被通知临时要去帮哨兵学院的姑娘小伙子们做测评,到底还是有几分怨言的。
讲道理,他们精神链接不过一个月,搬到一起住也才刚半个月的时间。尽管过去也相互熟悉,可毕竟尚处在磨合期,何况两个人的脾气秉性相差太多,没时间多相处怎么成?
    他踢掉皮鞋,哨兵研讨会耗费了太多时间。联谊会就在今晚,他还没有充分的准备,甚至没有跟帕克讲明白。趿拉着拖鞋去浴室,自我安慰:就算自己不说,上面也会有人交代的。罕见的绝对适配组合总要在这种场合发挥点儿应有的政治作用。
    顶着一头湿漉漉的乱发出来时,客厅已有人活动的迹象——绝对是肖恩没跑了。他右手拿毛巾揉着头发朝外走,见餐桌上一处空地不留,全被食物摆满了。
肖恩正翘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个纸杯蛋糕:“衣服我挑好了,你一会儿也吃点东西再走。”他冲爱德华多眨眨眼,哨兵先生对他这幅心照不宣的神情显然感到消化不良。
    他伸手去翻看那些纸袋子,几乎涵盖了他平时绝对克制自己不去碰的垃圾食品和甜食。把毛巾搭在椅背上,痛心疾首地说:“你的饮食习惯是该改改了,我的向导……你怎么……天呐!”爱德华多一面感慨着,一面睁大双眼上下打量,不科学,身材能保持到这种程度,莫非真是上帝给他开了挂?
    肖恩慢条斯理地吃完手上的蛋糕,抽了张纸巾揩去嘴角的碎屑:“哦,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运动多一些。以及,脑力活动也是运动的一部分。”他点点自己的太阳穴,示意爱德华多他们可是已结合的合法伴侣。尽管他不会刻意探究爱德华多精神领域深处藏着的秘密,但是一些浮在表面的浅层想法,还是很快地通过精神触丝传递给他。肖恩站起身把衣服上的褶皱抚平。
   “今天的联谊会是官方的,有晚宴。”爱德华多出言提醒道,腰间缠着的浴巾松脱朝下滑落,他反应迅速,及时拉住,避免了在肖恩回头的一瞬间走光。当然双手扯着浴巾挡住关键部位这个动作也挺尴尬……他们还没到那种程度。
   “你觉得咱俩有可能吃上饭吗?”肖恩说,“各种人凑过来套近乎,还有邀请发言。当然纯粹想了解一下绝对适配私生活的也不是没有。”
    爱德华多冷哼一声,肖恩说的直白,不过的确是这个道理:“没错。”作为觉醒者,一旦遇到绝对适配便会成为绝对的公众人物,即便有军方的身份也不能幸免,各路人马齐齐盯住你,塔内会重点培养这没错,可更多别有用心的人也会挑你的错处做文章。聚光灯下的日子不好过。

肖恩绝口不提自己没有邀请他同去的事,自然的仿佛这就是他们相处的方式,一切稀松平常,完全免除了爱德华多臆想中的尴尬场景,他进了卧室,床上放着打理整洁的礼服,领结和口袋巾的配色都很稳妥,不像肖恩平日里风骚犀利的风格:“总之,谢了。”在脑子里喊话道。
   “如无意外,这辈子都绑在一块儿了,得多想想。”肖恩的声音响起来,爱德华多一时间不太适应脑海里的说话声,稳稳神思回应道:“不要出现任何意外了。”

他不喜欢意外。尤其是不让他们绑定的那种——这意味着他们俩都会遭受生命威胁。

 

 

5.

他们的顶头上司带着自己的妻子开舞。

马克一直对这种场合不感冒,克里斯硬扯着他过来,目光在攒动的人群间逡巡一阵,终于发现了爱德华多和肖恩,放心地把他丢给二位老熟人,自己去应酬。达斯汀费了老大劲儿挤过来:“来杯酒!华多,就是那个!”说话间不住用手掌当扇子扇着风,一张脸红扑扑的,看上去热极了。

爱德华多依言把酒杯给了肖恩,肖恩又传给达斯汀。他喝了一口,毫不顾惜形象地伸出舌头,做出个“真难喝”的口型。马克同他对击一掌,两兄弟扎扎实实地握了个手,还是红牛和碳酸饮料好喝。

“今天倒舍得放克里斯离开身边了。”肖恩打趣道。马克翻了个白眼,在场三个人心里都清清楚楚。马克违规修改适配度,在报告没有批复之前就和克里斯结婚加结合,作为人称“暴君”,前途无量的年轻哨兵,可着实是一步冲动糟糕的臭棋。

结合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在边缘地区,轻松的像在蜜月旅行——除却环境差的太多。同样也并没有立功升迁的机会。马克倒是不在意这个,可克里斯看得明白,肯定有人看他们不顺眼,要搞小动作。一回来就赶上联谊会,马克顺从地陪他过来,好让克里斯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安安他的心。

他平静地讲述着这段传奇的结合和蜜月经历,联想到自己各种幺蛾子事撞在一起成就的契约关系,萨维林先生的脸从铁青色变成锅底灰:“别炫耀了。”他隐秘地把拳头砸在长桌上,被肖恩握住后有捏了捏。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马克说。

“艹你的马克·扎克伯格。”爱德华多骂了句,他出离愤怒了,向普罗大众彰显你的幸福吧!拥有一个全世界都艳羡不已的向导。克里斯一向以业务水平高超,适配度高闻名,一直以来排队和他结合的哨兵数都数不清,偏偏马克半路杀出来,握着适配度百分之六十的报告硬是把人带走了,多少哨兵大哥小姐姐恨得牙根痒。

“华多,虽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但我的性生活就不劳你费心了。”马克没有表情的脸和一本正经的语气,同这句话一起形成了绝妙的搞笑搭配。

“噗——”达斯汀及时弯下腰才控制住局面,没把酒喷到马克脸上。他连声呛咳个不停,后背有人贴心地帮忙拍打。肖恩端着酒杯,爱德华多站在他身侧耸耸肩,表示不是自己,达斯汀回过头:“嘿,亲爱的克里斯!”,转身就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爱德华多和肖恩交换了一个眼神。天底下敢当着马克的面抱着克里斯还叫他“亲爱的”的人,估计只有达斯汀一个活下来了。

克里斯安抚性地摸摸他后脑的头发,一番应酬后收获的平静心情又被恰巧听到的几个好友的对话打消,脑袋上的血管突突跳着疼,真担心马克随时会被人暗杀。

 

tbc

 

真的对不起等ES(不管哪一篇)的小伙伴orz

 

元白……太rio了……

越看越rio

可怕

元九就是我寻找多年的年下风流诱攻啊【哭唧唧】

很早以前吃的安利,间歇性嗑一嗑两个人的作品,享受着完全不需要看文的满足。

我没死,放假会更_(:_」∠)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