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弦清音

冷CP患者,自娱自乐
拖延癌,日常收墙头,tsn不毕业
卷西攻粉,雷卷受【除非水仙】,雷卷老师其他角色/花朵
自我感觉是杂食,但隐形雷点奇多,经常蜜汁看不下去文_(:_」∠)_
谢谢你点开看看我

每天都想嚎叫元白为什么这么甜!!!这差不多是我萌过的最甜的cp,蒸煮产粮,到处是梗。同人比起来真是弱爆了……
他们互送衣服,一起游玩一起睡,梦到彼此,为理想奋斗,各种默契……常年互写情书【还写成了文学现象】

尤其是这位元稹巨巨:

“美人醉灯下,左右流横波。
王孙醉床上,颠倒眠绮罗。
君今劝我醉,劝醉意如何。”

这特喵的真的不是在开车???

#论蒸煮是镇圈太太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二位大佬,社会社会_(:_」∠)_

只是脑洞:思凡

依然ES

有女装情节【但是不是异装癖】

灵感来自昆剧《思凡》,还有《指匠情挑》《雾都孤儿》等等……【没有逻辑,逻辑被我吃了】

花朵是个小少爷,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都是虔诚的教徒,因为他是小儿子,也没有继承家业的问题,希望他从事神职,能够得到主的庇佑。

花朵就一直生活在修道院里。但是生活清苦,身体还是不好,也很孤独,觉得自己热爱表演的天性被压抑了【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什么鬼【没错,这个脑洞里花朵就是个戏剧表演天才

有一回他偷偷留在了城市里,想看一看舞台,看了就忍不住想上去。但是一身黑袍太显眼了。掏出怀表打算换一身衣服。

肖恩是盗贼中的皇帝,骗子里的贵族,赌徒间的绅士。顺走了花朵的怀表。然后恶趣味地看着他着急的团团转,假意上去问他。花朵跟他讲了自己想要上舞台,肖恩带他到后台去。

下一幕男主已经上台,情急之下肖恩找了身女装就把花朵推上前去。

花朵匆匆下台,肖恩说想不到你穿裙子还挺好看的。花朵还是谢谢了他【毕竟很享受舞台上的感觉】肖恩掏出怀表翻开盖,说他已经拿过报酬了。说话间赌场的人来找肖恩的麻烦,花朵卷入了他们的争斗,这辈子第一次打人是帮素不相识的小混混打其他小混混……

打不过就跑的肖恩拽着花朵逃到他老相好——几个妓女的住处。

为了躲人俩人都在姑娘们的撺掇下换了裙子_(:_」∠)_

躲过去之后,肖恩说请花朵喝酒【才不会说是因为怀表那么贵而且你又帮我打架了】,花朵没有拒绝——第一次喝红葡萄酒之外的酒精饮料……

花朵说其实很羡慕肖恩的自由潇洒。

肖恩: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花朵:我不知道,但感觉你不是坏人。

肖恩:我喝酒抽烟赌钱睡女人偷东西但我是个好男孩儿?别闹了,你们这些象牙塔里的小子是不会明白的。

然后花朵说他要还俗……


啊呀没想好没想好

脑洞:哥特式爱情

一个MD的梗

欧洲哥特文学最经典的爱情组合中:
男主人公具有的特征是年长,神秘,黑暗,忧郁,无与伦比的才华,魔鬼一般,冷漠。
女主人公则是年轻,纯洁,善良,美丽,天使一般。

是个反此模式的脑洞,部分灵感来自《诺桑觉寺》《简·爱》

大宅的扎克伯格先生深居简出,给人神秘莫测的印象。因为很少有人见到他,所以很多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实年龄。因为古老的宅院,惊人的财富和冷漠傲慢的待客态度,传闻他是个年长的绅士,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怪癖……其实马克是个啥样子大家都很清楚_(:_」∠)_

达斯汀是个中二期比时间更长久的普通青年,脑子似漏勺,想象力爆表……刚刚毕业就看到扎克伯格先生为自己的被监护人——小男孩Facebook【假装这是个正经名字】聘请家庭教师的广告。因为优厚的待遇和对哥特小说的沉迷去应征并且被聘用,听说了很多关于扎克伯格先生的传闻,还记到小本本上了
【没错我们是有作家梦的(ง •̀_•́)ง】

两下一撞就产生了误会

应该是有些悬疑,有些惊悚,很多搞笑——不过这些我都不会写_(:3」∠)_

MD巨好吃的!来啊快活啊!

【TSN/ESE】货不对板(短,完)

 

说明:

花朵含泪做攻,互攻暗示。很短小,OOC,请避雷。

希望别和谐,真的没啥啊ORZ

 

 

1.

 

这是爱德华多第三次阻止肖恩握着自己的手朝他屁股上摁了。

“别闹。”他含含糊糊地说着,轻吻对方耳尖。到底是大酒店,润滑油和安全套一样不少。火辣而冗长的前戏早让爱德华多难以抑制欲火,便先行一步为自己扩张。肖恩的嘴唇舌头是他所见过的最灵活的,在喉结在颈间的舔舐和吮吻带来的快感直窜下腹。

“等等,等等伙计。”这回轮到肖恩打断爱德华多的动作——他脸上的红晕自脖颈出漫上,直至太阳穴,发红的眼角满是情欲色彩,诱人非常。爱德华多心道,能遇到这么帅气又合拍的,尽管性格不太讨人喜欢,今天也相当幸运。然而肖恩的下一句话直接给了他一闷棍。

“埃迪,说好了你上我的。”肖恩凑到他脸前,距离近到爱德华多觉着下一秒喉咙就会被他的下巴戳出个窟窿。

“卧槽!谁跟你说好的?”明明老司机的肖恩才应该是上面的那个!他有些烦躁地推开肖恩,没敢用太大力气。都电光火石之间滚到一张床上了,虽然暂时还没有,但毕竟大家都是打算发生点儿什么的成年人。稳住,爱德华多,稳住。

“不是你说你和女生谈过的嘛。”肖恩撇撇嘴,手还环在爱德华多腰间,掌心滚烫。

“谁规定和女生谈过就得当上面那个?”爱德华多一万个不服,“我看你也没少约过姑娘。”他摸出手机翻看。刚才微醺中的二人,在酒吧就完成了互相添加Facebook好友——这一社交关系中最伟大的壮举。

肖恩眨眨眼睛:“那就互相帮个忙。这要求不算过分吧?”这个时间,目前这种状态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后半夜了。”爱德华多嘟囔了一句,挤出点润滑油摊在掌上,手指顺着脊背逡巡向下。

“手指真漂亮。”肖恩感慨道。

“嘘。”爱德华多皱起眉头。

 

 

2.

 

“到你那儿去?”肖恩驾轻就熟地坐到副驾驶位置上。车门被打开的一瞬爱德华多愣了一下。谁拨通谁的电话已经不重要了。

今天他们都格外清醒,在完全明白对方属性后,邀约便不能算作酒后的一时冲动了。一定是失恋后的空窗期让他整个人都空落落的。不管怎么说,肖恩·帕克是个有意思的同伴,这就够了。

“还是找个酒店吧,”爱德华多把着方向盘,“我不带人回家过夜。”肖恩炫技似的吹了个口哨,像个十七八岁,街头浪荡的坏小子:“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爱德华多瞠目结舌:“我可从来不跟朋友发生关系。”太尴尬了,你和某人有过肉体关系后再怎么也不能装出完全没事的样子,除非是风流成性的戏精。他双眼平视前方,开车时的神态认真到不行,一看就是精英俱乐部出来的好学生。

“啊哈?我倒是认为滚了床单还能和谐相处的是真朋友。”肖恩笑道,爱德华多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神奇的理论,关于朋友应该相互帮助,而在肖恩的字典里“帮助”的含义显然宽泛过头。

“不如去我家吧。”

“你能不能有点儿安全意识,别像个第一次独自串门的小学生……”喇叭被拍得响动刺耳时,爱德华多才发觉这里不能鸣笛,见鬼。他自然是不会接受提议的。

但是后续的经历教育了爱德华多什么叫语言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见面后他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简单点儿,想让关系简单点儿怎么就那么难呢。

 

 

3.

 

不时的电话联络逐渐成为常态,这很危险。爱德华多把满是信笔涂鸦的便签纸团成一团。或许他们已经非常接近肖恩所说的朋友关系。先不管帕克先生的生活习惯,对于爱德华多这听起来简直诡异到不可思议。

“晚上过来的时候带上体检单吧,我的我准备好了。”交谈的内容足够爱德华多忽略那边夹杂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他清了清嗓子:“我发誓遇到你之后没跟别人做过。”爱德华多自认是洁身自好按规划行事的代表,泡吧并约到了肖恩,恐怕是他二十余年人生中最大的异数。创业初期成堆工作积压在手里,除却和电话那头那位见见面,确实身边没什么可以共度良宵的人。

“你知道你没必要向我保证这个。”光听声爱德华多都能想象出肖恩有些欠扁的笑容。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存在承诺,那他要体检单的举动不就更是脑子进水了吗?

“怎么回事?又不是要结婚。”爱德华多过电影回想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夜晚,安全措施一向挺全的。以他的严谨程度不会有松懈的时候。

“我知道啊……没考虑过可以和我发展下长期一点的关系吗?长期的性伴侣?”

倒不是不可以啊。

“我要当下面的。”爱德华多严词提出。

“咳咳,再说再说。”

 

 

4.

 

“所以为什么是我?两个零号是不会有未来的。”爱德华多的太阳穴又开始突突跳痛。

不看这一点爱德华多完美到了极点,英俊,会调情而不轻佻,年纪轻轻但能照顾人。更特别的是在自己面前一逗就炸毛,太有意思了。

“你又不是不能在上面。”肖恩道。

爱德华多扶额,往事不堪回首。这种事情总是一回生二回熟。一旦开了头就收不住了。既然如此索性破罐破摔,但规矩必须提前定好,比如萨维林先生也要享受被压的快感。

继通话和社交网络联络频繁后,他们的见面时间变得不再局限于晚上——肖恩美其名曰新型床伴关系。爱德华多对此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肖恩言谈风趣,审美在线,思维活跃,和他在一起待着不会感到厌倦。

不久后两人退掉了各自的租房一起合租,接着又拥有了共同的房产。

爱德华多再次回头忆这段关系,才察觉出其中的猫腻:有思想交流,分享彼此工作中的琐事,会一起出去吃饭,去短途旅行,时不时逛街看个电影,在黑暗的影厅接吻,回到某一方的住处做爱……

这特么不就是谈恋爱吗!什么口头合约精神关怀式长期床伴……都是套路啊。

“艹你的,帕克。”爱德华多无意识地咒骂了一句,肖恩正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听到他出声立刻回头:“今天晚上就这么决定了?我很乐意。”

“谁又跟你说好了?”爱德华多叉起腰,气得坐不住,站会儿。

“别这样嘛埃迪,你是唯一一个只用手就能让我高潮的人。”

“你在干嘛呢?”爱德华多红了耳根,欲盖弥彰地转移话题,不得不承认这话他还是很受用的。

“工作啊,顺便想你。”肖恩的嘴角上扬,逗爱德华多是世上唯一一个永远不会消磨光他耐性的游戏。

“先搞完工作,然后,想我的时候专心点儿,”爱德华多抓起钱包和钥匙,“去买点儿东西。”

“买什么呀?”

真是的,明知故问。

“必需品!”

必需品在一样不落全在当晚派上用场。

肖恩在性事中格外投入和专心,爱德华多极为欣慰他听了自己的话,没再分神到他新发现的商机上。进入他的一刹那,身下的快感飞速席卷大脑,爱德华多倒抽了一口气,冲撞时感到背上火辣辣的疼,肖恩肯定把他的后背抓破了。

粗口尚未出口就被肖恩的嘴唇堵了个结结实实。缠绵的吻是欢爱中最好的止痛药和助燃剂。最终在丈夫的威逼利诱之下,爱德华多再一次咬牙切齿地认了做上面那个自己也有爽到。

谁让摊了上这么个人呢。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

 

END

 

想看花朵Sean在酒吧见色起意,电光火石勾搭在一起,地方找好了才发现俩人都是0……

最后花朵被撩的含泪做攻_(:_」∠)_

在b站看情深深雨蒙蒙的cut(别问我为什么,我还看还珠呢……)然后居然推荐了一个尔豪依萍的mv给我……

现在居然觉得有点萌

怎么办我开始方了,黑豹子一定会打断尔豪腿的!!!【喂】

有没有不是骨科但人设性格相似的言情可以看啊_(:_」∠)_

脑洞

TSN全员

时间是官司结束后,ME在和解的路上。

马克声称自己是Facebook性恋,和自己的工作结婚了。周围的朋友特好奇是不是真的,就制定了一个巨无聊的计划……试试怎样才能打动马克。

唯恐天下不乱的策划头子当然是——肖恩和达斯汀。

参与者包括:
“你们幼稚死了……好吧我也挺想知道”——克里斯

“帕克你深井冰啊?对不起达斯汀我没有骂你。”
“我发誓我没消气,只是想找机会整蛊马克”——爱德华多

再次遭遇情感危机需要宣泄的埃丽卡;爱德华多参加了也一定要参加的克里斯汀【爱德华多:突然受惊.jpg,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

“我觉得我和马克有可能发展一下的”——女律师玛丽莲

然后一群人对马克展开各种试探和或者是真心或者是假意的追求。

有人在这个过程中被掰弯,有人脱单,有人重回单身,有人改变了原本的婚姻爱情观,有人和自己绝没想到的人在一起了……

总之,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所以我当然也不知道咯略略略】

马克和其他人的结局都无从谈起啊……还没想好这脑洞究竟应该怎么安排cp😂

【TSN/ES】超出预期 章十一

   说明:梗源电影《电子情书》,abo世界观,副CP是Mark/Dustin

 

久违的更新......

 

传送门:章十

 

 

章十一

 

两人在享受安逸的一餐上达成共识——至少爱德华多不像他们上回在外同桌时戾气那么重。

肖恩感慨第二性别是个奇妙的东西,人类缓慢进化多年的产物。过去他很少把这些放在心上,罔顾自己Omega的身份,注射上抑制剂,贴好屏蔽贴,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很少有人在这方面做文章。只不过今天爱德华多似乎把保护他当做一种自然的举措,让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两个人的关系。

爱德华多铺好餐巾,做主点了些清淡的食物,再让肖恩确认有无他的过敏原:“我太冲动了。”

“年轻人都会有冲动的时候,”肖恩笑着说,“我也一样。”

“你这话说得像个老大爷,”爱德华多无语了,“而且你现在也同样冲动,并没有因为年岁的增长而好到哪儿去……”比如在Facebook和马克的事情上,他自认和肖恩都没多少纯粹的理智可言。他出于友情做了笔情感投资,而肖恩则是单纯看到Facebook的机遇,可所谓的机遇和前路,纵使他愿意相信马克,也并不能拨开烟尘,清晰地看到坦荡的通途。

“我是比你了解Facebook,所以在你眼里我是冲动。可我自觉冲动的并不是这些事,而是萨维林先生口口声声的黑历史。”他大大咧咧说出来,反倒有些旁观者清的架势,比爱德华多还看得淡似的。

一语出来反而令爱德华多有些难以招架,握着玻璃杯不停地喝水。所幸这尴尬没持续多久,食物总能恰到好处地缓和一切诡异氛围,更何况这种级别的言辞交锋在他二人之间根本算不得什么。

“我很好奇你当初的故事,马克是粉丝视角,之前我不那么客观,现在很有兴趣听你说说,不知道介不介意。”说话间也没松开拿杯子的手,肖恩伸手按住他的手腕儿:“别紧张,你又没冒犯到我。”

爱德华多有些不自在地清清嗓子:“跟你说实话,当时我认为你需要一位精神科医生。”尽管基本摘掉了面对肖恩时的有色眼镜,他还是决定把那个不入流的被跟踪故事划归轻微妄想症的范畴,岂料肖恩一歪头:“太巧了,我当时觉得你也该打一针镇定剂。”

一口水含在嘴里,喷也不是,咽也不是,把他憋了个半死。心道普天之下也只有肖恩·帕克有这份本事。那点儿微妙的愧疚在心底打了两转后荡然无存。

“Facebook很美妙。”肖恩没头没尾地突然感慨道。反正今后有的是互相了解的机会,也没必要现在听帕克先生讲那过去的事。

“马克一直在说的你就别提了。”爱德华多淡淡地驳回去一句。

“他要的可不仅仅是你热烈的友情,还有你作为CFO对公司和创业项目的认同感和自豪感,爱德华多。如果你打算把Facebook当做未来着重经营的事业。”肖恩极其罕见的正经地叫了他的名字,“马克对Facebook完全是个溺爱儿子的老父亲。抚养孩子光花钱是不够的,还要用智慧和爱。”这个比喻让他先停下来发出了同咳嗽和喘息混合着的笑声。

“谢谢你和克里斯汀帮我牵线。”他又说。

“咳咳,那个,让你进入Facebook的管理层可不是我的本意。”清嗓子的声音难掩爱德华多讲话时的尴尬。当初找上肖恩,有要利用他在网络创业方面的经验的缘故,当然还有讨马克欢心的原因。至于马克完全被“帕克理论”洗脑,是他始料未及的。

“没关系。我是想说,即便没有你们,我也已经写好了邮件给马克。”肖恩笑道,“任何一个有眼光的人都不会允许自己错过Facebook,错过天才的扎克伯格,不是吗?”

侍者送上来餐盘,爱德华多点头致意后问道:“为了财富?”

“为了改变世界。用科技,而不是通过商业或者政府什么的。”

“听起来像沉迷超级英雄漫画的中学男孩儿。”爱德华多笑起来眼睛弯出的弧度很好看。

“也许吧,”肖恩对他给出的评价不置可否,“起码这样我会觉得在掌控自己的人生。毕竟能世俗意义上的富翁不少,但真正变革了社会生活的可没几个。”他鲜少端出这样严正的态度同人讲话,Alpha的本能让爱德华多通过信息素体察到肖恩的情绪。他忽然间意识到,或许自己是第一个听肖恩讲这番话的人。他下意识低下头,展开手掌,命运的轨迹沿着掌中的脉络延展开来。

不受任何人驱使,走出其他人期望带来的影子荫蔽,掌控自己的命运。

爱德华多收拢手指,视线飞快地从肖恩面前扫过,而后像风中打旋儿的叶儿飘忽不定,语气却很笃定:“你做到了。”肖恩注意到他使用的是完成时。

当你需要为事业奔忙时,只要有对完成工作进入梦想的盼望,钟表的指针便转的飞快。

“打地铺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达斯汀跟我说了,你还睡过他那屋的地板呢。”爱德华多双膝着地铺开毯子,达斯汀推门进来,怀里抱着的两床被子和一条床单堆得太高,搞得他差点儿因为平衡问题栽倒在爱德华多身上。

“说什么呢?”他把东西悉数丢在床上。

“说我打地铺的事儿。”

“说他打地铺……”

爱德华多猛地发现自己和肖恩同时开口,还非常特别极其巧合地用了相似的表达,立刻收声,达斯汀撞撞他的肩膀。爱德华多懊恼地垂下头去,好不容易向马克和达斯汀解释通了自己和肖恩这种诡异的关系,但是接踵而至的每个行为反应都似乎坐实了二位好友最开始不明所以的猜测。

临时标记也能有这么强的效果?爱德华多顿时对自己现有的生物学知识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岔开话问达斯汀:“怎么拿了那么多东西?”

达斯汀夸张地倒抽一口气,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克里斯来了,我忘记跟你们说。这些有给他的,你们住一起用不了那么多,肖恩这儿还有。”

“他人呢?”爱德华多一屁股坐到皱巴巴的毯子上。

“就在楼……”达斯汀竖起耳朵,“哦不,他在……”

“上帝啊!”克里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是我想的那样吗?”

拜托,能不能不要每个人都这样?就算他小萨维林和帕克真的互相标记了那也是合法的。

“不管你想的是什么样都不是那样。”爱德华多的目光无意间扫过肖恩的嘴唇,尾音带上几分心虚的意味。他还记得它们柔软的触感和好看的形状,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以及不得不承认就在他们共进午餐时,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嘴唇还想和那两片唇瓣打个招呼。

克里斯耸耸肩:“万一我的想象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呢?”不知道哪个单词戳中了肖恩的神经,他拿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爱德华多,对方被他看得不自在极了,回敬了一个自以为凶巴巴的注视。

英勇的达斯汀站出来解说了一番来龙去脉,边说边观察克里斯的神情,心道马克这回可要遭殃了。

“亲爱的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克里斯捧住达斯汀那张着雀斑的脸。看看,达斯汀是个只会制造蹩脚惊喜的小可爱,可比不上爱德华多和肖恩,不玩儿则以,一出手就是大事情。临时标记还是永久标记都没什么,只是突然到令他一时难以消化。另外还有Omega抑制剂的事,他要去找马克算账,他可是这幢别墅的负责人!

“亲爱的克里斯托弗我们走吧,别打扰他们啦。”达斯汀强拉着操碎了心的金发青年去看住处,看在激光剑的份上,克里斯千万别和马克遭遇。

“等等达斯汀!为什么要用打扰这个词……”

“放轻松,你看看表,因为到了休息时间,而且我是你的冒充Omega。”肖恩冲他眨眨眼睛。

这样看似乎没什么问题诶。爱德华多决定不再抠达斯汀说话的字眼儿了,可是,怎么就觉得话里头有猫腻呢。

 

tbc

 

最近在努力点亮做视频的技能点……掌握了基本理论后……发生了诸如手残忘记点保存,电脑死机,工程文件打不开等等等问题,导致我的辛苦付诸流水……
找出解决办法再说吧。

还有因为沉迷邵氏武打片和橡皮章,已经很久没有更文【捂脸】
……

去码字了

#大概是有点剧透的#

没看过第一部,听说不错直接去看,除了彩蛋其他剧情理解毫无障碍。挺好看的。

事先知道是前传,所以也明白男主是不会死的,最近是张彻的武打片看多了被传染了?总想看最后是团灭结局。
_(:3」∠)_

其实还是很悲,男主沈炼所有的行为都很被动,他是被这个世道推着走。阉党倒了崇祯上台,如果是架空的故事或许还可希冀一个美好的未来,可惜最后历史的结局大家都心知肚明。

个人觉得北斋那条线删改甚或是砍了也不会影响主线剧情。身份、性格,加上殷澄的死,沈炼和凌云铠的矛盾爆发只是迟早的事,一切完全可以顺理成章的走下去。北斋这个人物本来就是为了加感情戏存在的吧……临到结局的恋爱脑也是醉了。

即便如此还是更喜欢陆文昭和丁白缨师兄妹欲说还休,到最后也没点破的感情。他们俩的结局也算求仁得仁。

最喜欢裴纶啦,吃货,现实也重情义,特别可爱。火烧案牍库的打斗戏好看,流星锤使的很漂亮。丁师父的两位弟子一个用狼牙棒一个用盾牌短刀,加上师兄妹的倭刀戚家刀,基本是戚家军武器的承袭和变体。可以说十分用心了。

前几天看老电影还想着现在能在电影电视剧里看到更多兵器就好了,今天很满足。

-----

我回想起今天白天,都佩服自己居然顶着大太阳和三十九度的高温来回步行一个多小时去看了电影……

以及蜜汁想看裴纶⇔殷澄,沈炼⇔殷澄前提下的沈裴沈【萌的偏粮食向啦前后不重要】

我在锦衣卫只有一个朋友
殷澄也是我的朋友
守住吊桥
沈炼快走

可以的可以的,现代AU粮食向的三人行一定好看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