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弦清音

tsn排列组合,主ES/MD。
不吃jewnicorn
【高亮】雷卷老师其他角色/花朵,雷all花,雷ntr马总【高亮】

【楚传/姬胡】贺新郎 (一)

好难写......HE保证,OOC有

一句话简(ju)介(tou):小胡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姬冰雁的套路

 

 

(一)

 

 

西北的太阳很红、很烈,日暮尤甚。

这样的阳光炙烤对沙漠行客来讲是极其痛苦的折磨。此时此刻,一个人倘若能坐在木叶森森的庭院里,面前摆满茅台,竹叶青,羊乳酒,西域葡萄酒等等各色酒品,是再幸福不过。

眼下,兰州第一富翁的大宅院里就坐着这样一个人,可他并不快活。

此人便是胡铁花。他正一杯杯闷着酒,似乎总也不够。像胡铁花这种人,能留住他的除了酒,便是女人。酒是好酒,只是女人绝非他心甘情愿面对的。

“你来到的这几天,喝掉了酒窖十分之一的库存。”

胡铁花闻声惊起,一抬头就看到姬冰雁那张棱角过于分明的脸。他甚至没意识到对方的脚步靠近,他已喝得太多。

胡铁花苦着一张脸: “死公鸡,不坐下来陪我喝酒也就算了,还那么多废话。”

“你倒是很自在,婚前事宜通通丢给新娘子操办了。”

搁在平常,胡铁花总忍不住出言再讽刺他几句。但心里一面知道姬冰雁并非真小气,同时又为老朋友的大方哭笑不得——天底下能把自己大宅院借给他胡铁花大办婚礼的人毕竟不多。鉴于他的成亲对象,姬冰雁是这当中最不可能一个。

姬冰雁笑言劝道:“高亚男的确是个好女人,能娶到这样的女人是一种福气。”

胡铁花道:“说的轻巧,又不是让你来娶。”

姬冰雁坐到石凳上,也斟了一杯酒拿在手里,淡淡道:“又不是我答应要和她成亲。”

“我怎么会料到这么多年过去,高亚男竟然还没忘了。”胡铁花一仰脖,又灌下一杯酒。南行一趟,正巧碰上这个躲避多年的老冤家。心中首先想到的暂避之处竟是姬冰雁家。

“看来这些年,她不光剑法进益,记性也不差,找人的本事更是日进千里。”酒杯在他手中转了三转,他却只顾着看胡铁花。对方听了他的话,眉头愈发紧蹙,脸上只剩苦笑。

若说起当年三个人的情感纠葛,总越不过一个酒字。若非胡铁花酒后应下亲事,便没有后来高亚男数年追逐,更没有姬冰雁险些醉死远走大漠。

眼下高亚男找上门来,经年未见,昔日英气勃勃的少女也不见老。姬冰雁倒是全无包袱,一样当做上宾招待。高亚男道明来意,为了让胡铁花履行婚约。她已经等了这些年,不想再等太久。

她来到兰州不过一天功夫,胡铁花就起了不知多少回逃离的念头。不过姬冰雁家的好酒好菜着实让人舍不得,因而说服自己多留几天。他本非耽于享受的人,甘心待在此地,实是更想跟姬冰雁多相处些日子。

自己对姬冰雁的隐秘心思和猜测,反而比高亚男的逼迫更教胡铁花烦心。

他搞不懂姬冰雁是不是真喜欢高亚男,如果真喜欢她,怎么会如此大度的帮她张罗婚事?倘或不喜欢她,又何必为她做这些呢?

问题是话又不能搁到姬冰雁跟前。胡铁花平日里虽然喜欢开玩笑,可念及姬冰雁此生唯一一次大醉,便无法轻易开口。

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官司,总要有个了断。老天爷自然比他本人要明白这个道理,机缘凑巧相聚于此地。胡铁花本想着酒能消愁,可姬冰雁种种举动竟让他连喝酒都觉得少了几分滋味。而罪魁祸首已然起身,很热情地同刚进院门的高亚男说话。

两人虽然在谈论同胡铁花有关的话题,却好似完全没看见他一样。他们交谈的声音不大不小,但刚好能让胡铁花听得清楚明白。他越不想听,字字句句偏和他作对似的朝耳朵里钻。

“兰州城繁华不减中原。好酒果品也是应有尽有。”高亚男道。

姬冰雁道:“有窖藏的女儿红,比外面的好,办婚宴最合适。”胡铁花腹诽,难为了冷冰冰硬邦邦的姬冰雁,对高亚男的倒是十年不改的温柔周道。

他又问:“什么时候行礼?”

高亚男笑道:“既然借了你的地方,自然要主人家方便。”

姬冰雁道:“随时可以。不发请柬请些人来?”

“不必。婚事本就是二人间的事,为的是给彼此一个交代。天地为证即可。”高亚男是个爽朗女子,姬冰雁听了也只有点头。

“你和小胡商议。”他因有要事,旋即告别让高亚男自便。

她顺理成章地坐在胡铁花身边的石凳上。

方才胡铁花还埋怨姬冰雁坐下既不喝酒,又说了许多搅扰他心绪的话,可高亚男一落座,他便禁不住怀念起姬冰雁来。她依旧很漂亮,任何男人遇到这样的女人总免不了多看两眼,胡铁花却没心思打量自己未来的“新娘子”。

高亚男很贴心地没有谈成亲的事。胡铁花也顺着话头,只把她当做暌违的旧友,胡乱讲了些沙漠见闻,与琵琶公主荒唐的婚事绝口不提。高亚男托着腮,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少女情态,津津有味地听胡铁花大侃特侃那场湮没在流沙下的历险。

姬冰雁若真对她动心也是常情,胡铁花默想着呷了口酒,平素嫌弃少了酒气的葡萄酒后味泛起微妙的酸意。

“我以为他是很爱惜自己性命的人。”胡铁花故作平静地说,略过自己劫后余生的哽咽,也正是那一瞬间,他发觉自己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了解姬冰雁。在相交十余年后生死相托后,无意间触到了灼人的火种,热气倏忽而散,让他恍惚把

滚烫的触觉当做幻想。

“你跟他也没少聊天,难不成只说些兰州风土人情?”胡铁花见高亚男神色有异,因而发问。

“这是你们的秘密,他大概不愿旁人分享。”高亚男略一思忖。此话在理,姬冰雁是从来不会同人讲述自己狼狈经历的,特别是在自己喜欢过的女人面前,更要展现出如今的风光快意才是。胡铁花点点头,转念间,更为自己和姬冰雁的交情骄傲不已。

葡萄酒果然要细品才能咂摸出滋味。一时无话,高亚男陪他喝了一杯——她不似旧时,已学会绝不多饮。傍晚风声簌簌,吹落片片黄叶落在脚边。

她搁下杯子:“其实我想过,或许你主动追求我之后,我便没那么喜欢你了。”

“哈哈哈,”胡铁花忍俊不禁,自嘲道,“这岂非是我的老毛病?”他拍下肩头落叶,给二人杯中都续了酒。

“胡铁花,你实在是个很可爱的人,”高亚男忽然叹道,“难怪,难怪……”

胡铁花一怔,干笑道:“不然呢,就连楚留香那个老臭虫都说,如果他是女人也一定会喜欢我。”不知姬冰雁会也不会?退一万步讲他会,可一个大男人总不会突然变成女孩子。他又开始了奇思妙想,一时间竟为他不是女子感到一丝惋惜。

不知怎么,胡铁花又蓦地念起那个令人头疼不已的问题:姬冰雁对高亚男究竟是何种感情?这问题在他唇边打转,说不出口,又放不回腹中去。

他清楚得很,比起启齿后的尴尬,自己更怕姬冰雁的答案。只因见姬冰雁毫不犹豫喝下那半杯毒酒时,胡铁花已完全明白,要同他做纯粹的朋友,已经不能够了。

止乎于此?不甘于此。

 

tbc

 

小透明回来了,我可能是无聊本身😂

1.码字是word,开电脑不方便就用手机自带的备忘录
2.听音乐影响情绪,写不出来。字体,手机用默认字体,电脑是宋体小四号。

透明文手小秘密

都是我本人了,除了9和14……因为我真的好懒……
感谢小天使们

远山声渡:

这不就是我吗😂
感恩大家对这个三次元话废二次元话痨的容忍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跟风
假装会有人点赞

花朵是MS家的大大
肖恩是ME家的大大

作为拆家经常互撕

当然现实生活让他们发现马总真爱应该是FB

于是不约而同地拆自己cp,搞起来M/FB这个时髦值极高的cp,成为扛把子选手,在一次面基茶话会上见到了彼此……

憋了两小时没写完……来自文盲最后的挣扎

自从站了ES,心情一直如图

所以……有没有什么好的车梗???

记一下这个梦,每天做梦宛如看电影_(:_」∠)_

武侠

男主是叫上官轩【居然梦里还有名字……】,是一个大门派的少爷,他爸就是特别牛武功天下第一那种。男主武功也特别厉害。

先是男主在外面游荡,因为好奇,顶替了别人的身份去参加一个武林人士的聚会(易容成一个丑八怪),在会上恶搞别人【梦里这段是片头,充满圆形和弧线元素,看着很可爱,但处处透出诡异】

接着男主发现这群人是有组织有预谋要对付他爸爸,于是大闹会场。因为这边有他爸的人卧底,男主顺利逃出来回家。

男主家有个小跟班小唐【应该是名字不是姓】,回家后就见到小唐和男主妈妈。小唐和他关系很好,但是男主不知怎么突然发狂要杀了小唐,他俩进了一间铁屋子,男主妈妈要放一只恶犬进去,男主虽然很牛但是特别怕狗,狗是妈妈的宠物,男主很尊重妈妈,平时都不去惹狗狗。

男主崩溃了,哭着求妈妈不要放狗进来。但是妈妈还是把狗和男主小唐一起关进铁屋子。混乱中男主误伤了小唐,男主清醒过来发觉是妈妈身上的熏香影响了他的神智,男主和小唐一起杀死恶犬,听到外面的打斗声:
原来男主爸不是大侠而是隐藏的大魔头,做了很多坏事,武林人士要对付他,和男主爸爸的人缠斗完后已经追了过来。

爸爸问妈妈男主怎么样了,妈妈偷袭爸爸。原来妈妈不是男主亲妈,这些年伪装潜伏在男主爸爸身边就是为了杀他,而且也不能让他的后代留下,所以也要杀了男主。爸爸早就察觉到妈妈不对,可是没料到他们这么快动手。

一群武林人士过来了,男主爸爸重伤不治。但是那些人逼问他他的武功秘籍和宝藏的下落,爸爸说这些秘密他只会告诉他的血亲也就是男主——他唯一的儿子。但是现在他要死了,没机会。

爸爸就死了。然后妈妈和武林人士打了起来【假妈妈应该属于第三方势力,当时还不明确】

男主很受打击。虽然他平时浪了点儿,吊儿郎当的,自大还喜欢逗别人。但是他一直很崇拜爸爸是个男子汉是大侠。对妈妈也很尊重。现在爸爸成了大魔头,妈妈是假的,要害死他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男主和小唐还是在铁屋子里找出路

……

然后我就醒了

感觉后面应该是男主小唐逃出去,一面躲避武林正义人士的搜查,一面找爸爸的秘密,遇到几个基友几个妹子还有什么世外高人的俗套故事吧

假妈妈背后的势力肯定也会出场。说不定会有反转。

脑洞:不速婚姻

ES

一个先有孩子再结婚最后谈恋爱的故事【貌似这个梗也挺常见的?
不是男男生子!涉及到的法律问题请都略过,权当背景架空!!!

花朵和肖恩都曾向精子库捐过精,然后好巧不巧被同一位单身女性购买,先后生下两个宝宝。宝宝的妈妈由于意外去世,身边的亲戚没有能力抚养两个孩子,于是联系到孩子的爸爸……

但是花朵大学没毕业(正在实习期),肖恩刚刚被合伙人逼得离开公司,两个未婚男青年显然不够收养孩子的资格,眼看着孩子要被送到儿童福利院,花朵不忍心,找到肖恩,一番交涉后两个人光速扯证。

为了争取到信任,肖恩去做了平时不屑一顾的工作,想要给人稳重踏实的印象(咦?),花朵和实习单位签了合约,并且去做兼职。

原本完全没有交集的两个人,因为两个孩子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

手忙脚乱的年轻奶爸

老友们的打趣帮助,双方父母的介入

“我心甘情愿和一个男的结婚了但我还是直男”
【老铁你真的确定吗?】

不不我只是为了孩子。

反正孩子都要长大的,不如自己养。

完犊子了结婚了不能随便泡妞。虽然大家心里都知道只是一纸协议,但我儿子还看着呢!还有他儿子!

是咱俩的儿子们!

……

然后吵吵吵,过不下去就离呗。

孩子还小呢,不行不行。

生活都稳定了,一人带一个就好。

孩子会想兄弟。

嗯?

我也会想你。

脑洞:思凡

依然ES

有女装情节【但是不是异装癖】

灵感来自昆剧《思凡》,还有《指匠情挑》《雾都孤儿》等等……【没有逻辑,逻辑被我吃了】

花朵是个小少爷,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都是虔诚的教徒,因为他是小儿子,也没有继承家业的问题,希望他从事神职,能够得到主的庇佑。

花朵就一直生活在修道院里。但是生活清苦,身体还是不好,也很孤独,觉得自己热爱表演的天性被压抑了【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什么鬼【没错,这个脑洞里花朵就是个戏剧表演天才

有一回他偷偷留在了城市里,想看一看舞台,看了就忍不住想上去。但是一身黑袍太显眼了。掏出怀表打算换一身衣服。

肖恩是盗贼中的皇帝,骗子里的贵族,赌徒间的绅士。顺走了花朵的怀表。然后恶趣味地看着他着急的团团转,假意上去问他。花朵跟他讲了自己想要上舞台,肖恩带他到后台去。

下一幕男主已经上台,情急之下肖恩找了身女装就把花朵推上前去。

花朵匆匆下台,肖恩说想不到你穿裙子还挺好看的。花朵还是谢谢了他【毕竟很享受舞台上的感觉】肖恩掏出怀表翻开盖,说他已经拿过报酬了。说话间赌场的人来找肖恩的麻烦,花朵卷入了他们的争斗,这辈子第一次打人是帮素不相识的小混混打其他小混混……

打不过就跑的肖恩拽着花朵逃到他老相好——几个妓女的住处。

为了躲人俩人都在姑娘们的撺掇下换了裙子_(:_」∠)_

躲过去之后,肖恩说请花朵喝酒【才不会说是因为怀表那么贵而且你又帮我打架了】,花朵没有拒绝——第一次喝红葡萄酒之外的酒精饮料……

花朵说其实很羡慕肖恩的自由潇洒。

肖恩: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花朵:我不知道,但感觉你不是坏人。

肖恩:我喝酒抽烟赌钱睡女人偷东西但我是个好男孩儿?别闹了,你们这些象牙塔里的小子是不会明白的。

然后花朵说他要还俗……

啊呀没想好没想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