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弦清音

冷,坑,杂食。

【TSN/ES】超出预期 章十一

   说明:梗源电影《电子情书》,abo世界观,副CP是Mark/Dustin

 

久违的更新......

 

传送门:章十

 

 

章十一

 

两人在享受安逸的一餐上达成共识——至少爱德华多不像他们上回在外同桌时戾气那么重。

肖恩感慨第二性别是个奇妙的东西,人类缓慢进化多年的产物。过去他很少把这些放在心上,罔顾自己Omega的身份,注射上抑制剂,贴好屏蔽贴,科技飞速发展的今天,很少有人在这方面做文章。只不过今天爱德华多似乎把保护他当做一种自然的举措,让他开始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两个人的关系。

爱德华多铺好餐巾,做主点了些清淡的食物,再让肖恩确认有无他的过敏原:“我太冲动了。”

“年轻人都会有冲动的时候,”肖恩笑着说,“我也一样。”

“你这话说得像个老大爷,”爱德华多无语了,“而且你现在也同样冲动,并没有因为年岁的增长而好到哪儿去……”比如在Facebook和马克的事情上,他自认和肖恩都没多少纯粹的理智可言。他出于友情做了笔情感投资,而肖恩则是单纯看到Facebook的机遇,可所谓的机遇和前路,纵使他愿意相信马克,也并不能拨开烟尘,清晰地看到坦荡的通途。

“我是比你了解Facebook,所以在你眼里我是冲动。可我自觉冲动的并不是这些事,而是萨维林先生口口声声的黑历史。”他大大咧咧说出来,反倒有些旁观者清的架势,比爱德华多还看得淡似的。

一语出来反而令爱德华多有些难以招架,握着玻璃杯不停地喝水。所幸这尴尬没持续多久,食物总能恰到好处地缓和一切诡异氛围,更何况这种级别的言辞交锋在他二人之间根本算不得什么。

“我很好奇你当初的故事,马克是粉丝视角,之前我不那么客观,现在很有兴趣听你说说,不知道介不介意。”说话间也没松开拿杯子的手,肖恩伸手按住他的手腕儿:“别紧张,你又没冒犯到我。”

爱德华多有些不自在地清清嗓子:“跟你说实话,当时我认为你需要一位精神科医生。”尽管基本摘掉了面对肖恩时的有色眼镜,他还是决定把那个不入流的被跟踪故事划归轻微妄想症的范畴,岂料肖恩一歪头:“太巧了,我当时觉得你也该打一针镇定剂。”

一口水含在嘴里,喷也不是,咽也不是,把他憋了个半死。心道普天之下也只有肖恩·帕克有这份本事。那点儿微妙的愧疚在心底打了两转后荡然无存。

“Facebook很美妙。”肖恩没头没尾地突然感慨道。反正今后有的是互相了解的机会,也没必要现在听帕克先生讲那过去的事。

“马克一直在说的你就别提了。”爱德华多淡淡地驳回去一句。

“他要的可不仅仅是你热烈的友情,还有你作为CFO对公司和创业项目的认同感和自豪感,爱德华多。如果你打算把Facebook当做未来着重经营的事业。”肖恩极其罕见的正经地叫了他的名字,“马克对Facebook完全是个溺爱儿子的老父亲。抚养孩子光花钱是不够的,还要用智慧和爱。”这个比喻让他先停下来发出了同咳嗽和喘息混合着的笑声。

“谢谢你和克里斯汀帮我牵线。”他又说。

“咳咳,那个,让你进入Facebook的管理层可不是我的本意。”清嗓子的声音难掩爱德华多讲话时的尴尬。当初找上肖恩,有要利用他在网络创业方面的经验的缘故,当然还有讨马克欢心的原因。至于马克完全被“帕克理论”洗脑,是他始料未及的。

“没关系。我是想说,即便没有你们,我也已经写好了邮件给马克。”肖恩笑道,“任何一个有眼光的人都不会允许自己错过Facebook,错过天才的扎克伯格,不是吗?”

侍者送上来餐盘,爱德华多点头致意后问道:“为了财富?”

“为了改变世界。用科技,而不是通过商业或者政府什么的。”

“听起来像沉迷超级英雄漫画的中学男孩儿。”爱德华多笑起来眼睛弯出的弧度很好看。

“也许吧,”肖恩对他给出的评价不置可否,“起码这样我会觉得在掌控自己的人生。毕竟能世俗意义上的富翁不少,但真正变革了社会生活的可没几个。”他鲜少端出这样严正的态度同人讲话,Alpha的本能让爱德华多通过信息素体察到肖恩的情绪。他忽然间意识到,或许自己是第一个听肖恩讲这番话的人。他下意识低下头,展开手掌,命运的轨迹沿着掌中的脉络延展开来。

不受任何人驱使,走出其他人期望带来的影子荫蔽,掌控自己的命运。

爱德华多收拢手指,视线飞快地从肖恩面前扫过,而后像风中打旋儿的叶儿飘忽不定,语气却很笃定:“你做到了。”肖恩注意到他使用的是完成时。

当你需要为事业奔忙时,只要有对完成工作进入梦想的盼望,钟表的指针便转的飞快。

“打地铺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达斯汀跟我说了,你还睡过他那屋的地板呢。”爱德华多双膝着地铺开毯子,达斯汀推门进来,怀里抱着的两床被子和一条床单堆得太高,搞得他差点儿因为平衡问题栽倒在爱德华多身上。

“说什么呢?”他把东西悉数丢在床上。

“说我打地铺的事儿。”

“说他打地铺……”

爱德华多猛地发现自己和肖恩同时开口,还非常特别极其巧合地用了相似的表达,立刻收声,达斯汀撞撞他的肩膀。爱德华多懊恼地垂下头去,好不容易向马克和达斯汀解释通了自己和肖恩这种诡异的关系,但是接踵而至的每个行为反应都似乎坐实了二位好友最开始不明所以的猜测。

临时标记也能有这么强的效果?爱德华多顿时对自己现有的生物学知识产生了巨大的怀疑,岔开话问达斯汀:“怎么拿了那么多东西?”

达斯汀夸张地倒抽一口气,眼珠子快要瞪出来了:“克里斯来了,我忘记跟你们说。这些有给他的,你们住一起用不了那么多,肖恩这儿还有。”

“他人呢?”爱德华多一屁股坐到皱巴巴的毯子上。

“就在楼……”达斯汀竖起耳朵,“哦不,他在……”

“上帝啊!”克里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是我想的那样吗?”

拜托,能不能不要每个人都这样?就算他小萨维林和帕克真的互相标记了那也是合法的。

“不管你想的是什么样都不是那样。”爱德华多的目光无意间扫过肖恩的嘴唇,尾音带上几分心虚的意味。他还记得它们柔软的触感和好看的形状,记得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以及不得不承认就在他们共进午餐时,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嘴唇还想和那两片唇瓣打个招呼。

克里斯耸耸肩:“万一我的想象正是你想要的结果呢?”不知道哪个单词戳中了肖恩的神经,他拿似笑非笑的眼神盯着爱德华多,对方被他看得不自在极了,回敬了一个自以为凶巴巴的注视。

英勇的达斯汀站出来解说了一番来龙去脉,边说边观察克里斯的神情,心道马克这回可要遭殃了。

“亲爱的达斯汀·莫斯科维茨……”克里斯捧住达斯汀那张着雀斑的脸。看看,达斯汀是个只会制造蹩脚惊喜的小可爱,可比不上爱德华多和肖恩,不玩儿则以,一出手就是大事情。临时标记还是永久标记都没什么,只是突然到令他一时难以消化。另外还有Omega抑制剂的事,他要去找马克算账,他可是这幢别墅的负责人!

“亲爱的克里斯托弗我们走吧,别打扰他们啦。”达斯汀强拉着操碎了心的金发青年去看住处,看在激光剑的份上,克里斯千万别和马克遭遇。

“等等达斯汀!为什么要用打扰这个词……”

“放轻松,你看看表,因为到了休息时间,而且我是你的冒充Omega。”肖恩冲他眨眨眼睛。

这样看似乎没什么问题诶。爱德华多决定不再抠达斯汀说话的字眼儿了,可是,怎么就觉得话里头有猫腻呢。

 

tbc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