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弦清音

冷,坑,杂食。

【TSN/ESE】货不对板(短,完)

 

说明:

花朵含泪做攻,互攻暗示。很短小,OOC,请避雷。

希望别和谐,真的没啥啊ORZ

 

 

1.

 

这是爱德华多第三次阻止肖恩握着自己的手朝他屁股上摁了。

“别闹。”他含含糊糊地说着,轻吻对方耳尖。到底是大酒店,润滑油和安全套一样不少。火辣而冗长的前戏早让爱德华多难以抑制欲火,便先行一步为自己扩张。肖恩的嘴唇舌头是他所见过的最灵活的,在喉结在颈间的舔舐和吮吻带来的快感直窜下腹。

“等等,等等伙计。”这回轮到肖恩打断爱德华多的动作——他脸上的红晕自脖颈出漫上,直至太阳穴,发红的眼角满是情欲色彩,诱人非常。爱德华多心道,能遇到这么帅气又合拍的,尽管性格不太讨人喜欢,今天也相当幸运。然而肖恩的下一句话直接给了他一闷棍。

“埃迪,说好了你上我的。”肖恩凑到他脸前,距离近到爱德华多觉着下一秒喉咙就会被他的下巴戳出个窟窿。

“卧槽!谁跟你说好的?”明明老司机的肖恩才应该是上面的那个!他有些烦躁地推开肖恩,没敢用太大力气。都电光火石之间滚到一张床上了,虽然暂时还没有,但毕竟大家都是打算发生点儿什么的成年人。稳住,爱德华多,稳住。

“不是你说你和女生谈过的嘛。”肖恩撇撇嘴,手还环在爱德华多腰间,掌心滚烫。

“谁规定和女生谈过就得当上面那个?”爱德华多一万个不服,“我看你也没少约过姑娘。”他摸出手机翻看。刚才微醺中的二人,在酒吧就完成了互相添加Facebook好友——这一社交关系中最伟大的壮举。

肖恩眨眨眼睛:“那就互相帮个忙。这要求不算过分吧?”这个时间,目前这种状态似乎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后半夜了。”爱德华多嘟囔了一句,挤出点润滑油摊在掌上,手指顺着脊背逡巡向下。

“手指真漂亮。”肖恩感慨道。

“嘘。”爱德华多皱起眉头。

 

 

2.

 

“到你那儿去?”肖恩驾轻就熟地坐到副驾驶位置上。车门被打开的一瞬爱德华多愣了一下。谁拨通谁的电话已经不重要了。

今天他们都格外清醒,在完全明白对方属性后,邀约便不能算作酒后的一时冲动了。一定是失恋后的空窗期让他整个人都空落落的。不管怎么说,肖恩·帕克是个有意思的同伴,这就够了。

“还是找个酒店吧,”爱德华多把着方向盘,“我不带人回家过夜。”肖恩炫技似的吹了个口哨,像个十七八岁,街头浪荡的坏小子:“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爱德华多瞠目结舌:“我可从来不跟朋友发生关系。”太尴尬了,你和某人有过肉体关系后再怎么也不能装出完全没事的样子,除非是风流成性的戏精。他双眼平视前方,开车时的神态认真到不行,一看就是精英俱乐部出来的好学生。

“啊哈?我倒是认为滚了床单还能和谐相处的是真朋友。”肖恩笑道,爱德华多不知道怎么反驳他神奇的理论,关于朋友应该相互帮助,而在肖恩的字典里“帮助”的含义显然宽泛过头。

“不如去我家吧。”

“你能不能有点儿安全意识,别像个第一次独自串门的小学生……”喇叭被拍得响动刺耳时,爱德华多才发觉这里不能鸣笛,见鬼。他自然是不会接受提议的。

但是后续的经历教育了爱德华多什么叫语言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在第不知道多少次见面后他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简单点儿,想让关系简单点儿怎么就那么难呢。

 

 

3.

 

不时的电话联络逐渐成为常态,这很危险。爱德华多把满是信笔涂鸦的便签纸团成一团。或许他们已经非常接近肖恩所说的朋友关系。先不管帕克先生的生活习惯,对于爱德华多这听起来简直诡异到不可思议。

“晚上过来的时候带上体检单吧,我的我准备好了。”交谈的内容足够爱德华多忽略那边夹杂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他清了清嗓子:“我发誓遇到你之后没跟别人做过。”爱德华多自认是洁身自好按规划行事的代表,泡吧并约到了肖恩,恐怕是他二十余年人生中最大的异数。创业初期成堆工作积压在手里,除却和电话那头那位见见面,确实身边没什么可以共度良宵的人。

“你知道你没必要向我保证这个。”光听声爱德华多都能想象出肖恩有些欠扁的笑容。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存在承诺,那他要体检单的举动不就更是脑子进水了吗?

“怎么回事?又不是要结婚。”爱德华多过电影回想了一下两个人一起度过的夜晚,安全措施一向挺全的。以他的严谨程度不会有松懈的时候。

“我知道啊……没考虑过可以和我发展下长期一点的关系吗?长期的性伴侣?”

倒不是不可以啊。

“我要当下面的。”爱德华多严词提出。

“咳咳,再说再说。”

 

 

4.

 

“所以为什么是我?两个零号是不会有未来的。”爱德华多的太阳穴又开始突突跳痛。

不看这一点爱德华多完美到了极点,英俊,会调情而不轻佻,年纪轻轻但能照顾人。更特别的是在自己面前一逗就炸毛,太有意思了。

“你又不是不能在上面。”肖恩道。

爱德华多扶额,往事不堪回首。这种事情总是一回生二回熟。一旦开了头就收不住了。既然如此索性破罐破摔,但规矩必须提前定好,比如萨维林先生也要享受被压的快感。

继通话和社交网络联络频繁后,他们的见面时间变得不再局限于晚上——肖恩美其名曰新型床伴关系。爱德华多对此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肖恩言谈风趣,审美在线,思维活跃,和他在一起待着不会感到厌倦。

不久后两人退掉了各自的租房一起合租,接着又拥有了共同的房产。

爱德华多再次回头忆这段关系,才察觉出其中的猫腻:有思想交流,分享彼此工作中的琐事,会一起出去吃饭,去短途旅行,时不时逛街看个电影,在黑暗的影厅接吻,回到某一方的住处做爱……

这特么不就是谈恋爱吗!什么口头合约精神关怀式长期床伴……都是套路啊。

“艹你的,帕克。”爱德华多无意识地咒骂了一句,肖恩正抱着笔记本坐在床上,听到他出声立刻回头:“今天晚上就这么决定了?我很乐意。”

“谁又跟你说好了?”爱德华多叉起腰,气得坐不住,站会儿。

“别这样嘛埃迪,你是唯一一个只用手就能让我高潮的人。”

“你在干嘛呢?”爱德华多红了耳根,欲盖弥彰地转移话题,不得不承认这话他还是很受用的。

“工作啊,顺便想你。”肖恩的嘴角上扬,逗爱德华多是世上唯一一个永远不会消磨光他耐性的游戏。

“先搞完工作,然后,想我的时候专心点儿,”爱德华多抓起钱包和钥匙,“去买点儿东西。”

“买什么呀?”

真是的,明知故问。

“必需品!”

必需品在一样不落全在当晚派上用场。

肖恩在性事中格外投入和专心,爱德华多极为欣慰他听了自己的话,没再分神到他新发现的商机上。进入他的一刹那,身下的快感飞速席卷大脑,爱德华多倒抽了一口气,冲撞时感到背上火辣辣的疼,肖恩肯定把他的后背抓破了。

粗口尚未出口就被肖恩的嘴唇堵了个结结实实。缠绵的吻是欢爱中最好的止痛药和助燃剂。最终在丈夫的威逼利诱之下,爱德华多再一次咬牙切齿地认了做上面那个自己也有爽到。

谁让摊了上这么个人呢。

凑合过呗,还能离咋地。

 

END

 

评论(1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