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弦清音

冷,坑,杂食。

脑洞:思凡

依然ES

有女装情节【但是不是异装癖】

灵感来自昆剧《思凡》,还有《指匠情挑》《雾都孤儿》等等……【没有逻辑,逻辑被我吃了】

花朵是个小少爷,小时候身体不好,父母都是虔诚的教徒,因为他是小儿子,也没有继承家业的问题,希望他从事神职,能够得到主的庇佑。

花朵就一直生活在修道院里。但是生活清苦,身体还是不好,也很孤独,觉得自己热爱表演的天性被压抑了【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父削去了头发……【什么鬼【没错,这个脑洞里花朵就是个戏剧表演天才

有一回他偷偷留在了城市里,想看一看舞台,看了就忍不住想上去。但是一身黑袍太显眼了。掏出怀表打算换一身衣服。

肖恩是盗贼中的皇帝,骗子里的贵族,赌徒间的绅士。顺走了花朵的怀表。然后恶趣味地看着他着急的团团转,假意上去问他。花朵跟他讲了自己想要上舞台,肖恩带他到后台去。

下一幕男主已经上台,情急之下肖恩找了身女装就把花朵推上前去。

花朵匆匆下台,肖恩说想不到你穿裙子还挺好看的。花朵还是谢谢了他【毕竟很享受舞台上的感觉】肖恩掏出怀表翻开盖,说他已经拿过报酬了。说话间赌场的人来找肖恩的麻烦,花朵卷入了他们的争斗,这辈子第一次打人是帮素不相识的小混混打其他小混混……

打不过就跑的肖恩拽着花朵逃到他老相好——几个妓女的住处。

为了躲人俩人都在姑娘们的撺掇下换了裙子_(:_」∠)_

躲过去之后,肖恩说请花朵喝酒【才不会说是因为怀表那么贵而且你又帮我打架了】,花朵没有拒绝——第一次喝红葡萄酒之外的酒精饮料……

花朵说其实很羡慕肖恩的自由潇洒。

肖恩: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花朵:我不知道,但感觉你不是坏人。

肖恩:我喝酒抽烟赌钱睡女人偷东西但我是个好男孩儿?别闹了,你们这些象牙塔里的小子是不会明白的。

然后花朵说他要还俗……

啊呀没想好没想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