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弦清音

冷,坑,杂食。

【俊顺】渺若星尘 章五

说明:

灵感来自美剧《萤火虫》,伪科幻,文风很奇怪。
主俊顺,微穆横,水军头领全员出镜。我用脑洞能救活的都没死……HE是肯定的
硬盘很久了,OOC有!没完结,慎入!

 

章五

 

李立早就跟李俊商量着要改造他们飞船上的逃生舱。这艘运输舰原本配备的逃生工具被卖给李俊的商人替换成一个能容纳四人的小型舰艇,安放在飞船右侧舱门附近。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配置设施太过老旧。李立机械师出身,打从登上星尘号的第一天起,就琢磨这事儿。到揭阳江州一遭,顺手做些买卖,行程轻松,于是把这事提上一程。李俊答应的爽快,关键时刻能救命的玩意儿还是准备着好。

“李立哥哥拿出你压箱底的东西来,可不准小气。”童猛在旁听着捣了李立一肘子。

“去去去,臭小子。”李立皱眉把他的手拍开,童猛切了一声,撅起嘴,童威过来搂着他兄弟不知说了些什么好话,又把他逗笑了。

李立转向李俊说:“大哥你也得给点经费赞助啊。”李立的小算计几人都心知肚明,他私底下收藏的零件工具中,好东西不少。不过开开玩笑也就罢了,李俊自个儿担了舰长大哥的名头,更何况逃生舱是飞船必须的装备,哪里能让李立一个人连材料带修整一应包办?因而应道:“需要用的东西李立兄弟尽管开单子。只有一点,干活的时候不许喝酒。”

见童猛在一边跟他哥絮叨,便补上一句:“采买猛子去办,太久没事做只会闲磕牙。”

“大哥你偏心了啊,跑腿的活都安排我,不安排我哥。”童猛装作一只气鼓鼓的河豚,童威不乐意了:“哪有偏心我?这几回交货都带着你,还不是为了让你多学着点儿。”

“威子得联络客人。”李俊解释道,“休息休息就去办吧,宾馆定好了,非航行需要平常还是多住在地上。”几人分头行动,童威帮着李俊打理之前交易的账目,留了一份纸质副本存档,接着查看邮件,筛选出一部分让李俊过目。

李俊就近圈点了些目前方便的,暂时约定下时间,至少要等逃生舱修理完毕,他们离开江州星才行。能立刻接上的单子只有一个——客人就在揭阳本地,想要搭乘飞船,一切行程要见面后具体商议。

“用的没登记个人信息的公共邮箱,说现金支付,大哥你看……”童威有些犹豫,这样执意用现金支付人可是不多见,又拿公共电子邮箱故作神秘,恐怕来者不善。

李俊摆手道:“这也无妨。要坐咱们飞船的什么人没有,不是大麻烦就行。正好得空,你跟他联络约个地方,咱们去会一会再做定夺。”没多久那个人发来一个地址,童威打开卫星地图定位,是江州市近郊的一间茶馆。两人知会了童猛李立就赶过去。到了地方天还大亮,店中沿街一侧角落附近的桌旁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一身剪裁合体的西装,头发梳的一丝不苟,鼓捣功夫茶正入迷。

茶馆清净,快到晚饭点,只有这一桌客人。

“穷讲究。”童威啧啧,李俊打眼看去,西装应当是量身定制,请的估计是外联盟的老裁缝。那个男人手上动作停下,抬眼望过来,招手示意他们过去。童威看不惯他装模作样的做派,李俊拍拍他手肘,教他跟在自己旁边别说话就是了。

两人落座,面前各放了一小茶碗红茶。李俊拿起来轻啜一口说:“这季节还是喝绿茶更好些。”对面的人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叫穆弘,江州星揭阳人,李老板要不要看看证件手续?”

“穆先生别说笑话,要走正规手续,联盟几大星旅公司有的是客运舰。坐我们的运输飞船出门,都图的是方便没有管束。只是条件有限,而且安全上不能保证。”李俊也直接,穆弘收起桌上的公文包,两人目光相接,均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

“听李老板的口音,是揭阳同乡?”穆弘问。

李俊接话道:“年少时在那儿谋生,算半个揭阳人。”他自诩眼力过人,记性也好,刚一搭眼觉得穆弘面善的很。穆弘倒不着急谈乘船的事,两人便开始信口闲话,李俊因说道:“穆先生既然是揭阳人,可熟悉浔阳江上的情况?我有位老朋友,过去常在江上做生意,只是许多年不见面了。”穆弘说道:“自打独立军暴乱,自由军起义以来,我便很少待在家乡。不过在揭阳地面上还算有几个朋友,李老板倘若需要,我或许帮得上忙。”

“随口一问而已,”李军示意不必,又说,“穆先生乘船是要去什么地方?”

“是这样,我有个弟弟在读大学,趁放假,想去看看他。”穆弘点开相册调出张照片,李俊瞧了一眼,皱眉把他的手机推回去一点:“是汴梁大学?抱歉了,我们恐怕不顺路。”

穆弘道;“是小弟疏忽,没想到这么多,原来汴梁这地方惹得李老板不快意。”他说得云淡风轻,童威怕穆弘一番话当真戳中李俊的伤心事,按捺不住出言道:“不知穆先生急不急?我们在江州还要停留几日。”说罢心头怯怯,瞅了李俊一眼,见他面上平静,不置可否,也不知自己这句话插得对不对,只得安分地坐回原位。

“早一天晚一天没什么要紧,改天再商量也可以。”穆弘从口袋里摸出便签纸和原子笔写下一串数字:“小弟想和李老板交个朋友,之前的邮箱和这个号码都能联系到我。”李俊没拒绝。

一时间道别,回了住处。李立童猛二人大肆采购,大有搬空商店的架势。童威一面帮着搬东西一面絮叨,对穆弘藏着掖着装模作样的作风大加批判。

“他肯定查过咱们!”童威言之凿凿,“我觉着吧,这人目的不单纯,你们想啊他要就是个富二代公子哥儿,去汴梁瞧他弟弟哪用得着搞这么多弯弯绕。”

“他能查咱们,咱们难道不能查他?”童猛反问。

“查查也好,看样子他专门冲着咱们,是有备而来,摸清底细没坏处。而且,我过去一定见过这人,总觉得他面熟。”李俊说,“好了,都累了,收拾一下先吃饭,其他事晚上商议。”

晚饭没另找地方,在宾馆一层餐饮部就近解决。李俊三人都已坐下,唯有童威取了个餐盘去夹小点心,正盘算这个童猛爱吃,那样是儿时风味,冷不丁撞上一人,却是熟面孔——不是旁人,正是穆弘。偌大一个江州,偏巧住进一家宾馆里,穆弘也不再端着客套,随童威一道去圆桌旁坐下。

众人住在一处,年岁相仿,来往几天便厮混得颇为熟络。穆弘腹中有学识阅历,相处间童威童猛两兄弟也渐渐放下戒备的心思。李立雇了两个帮手,完成改造只在几日之间。

李俊不打算在江州多耽搁,穆弘免不了旧事重提:“如果李俊大哥肯把逃生舱租给我,那你们也大可不必去汴梁,我付足够的押金……”

“那可不行!”童猛不待李俊搭腔抢先阻止道,“穆大哥,逃生舱对一艘飞船意味着什么你肯定知道,不能借不能借。”他连连摆手,李俊倒是爽快:“既然穆弘兄弟开口了,就行个方便,不要叫人说白结交了我李俊这个朋友。”穆弘当即取来个手包,满是金灿灿的黄鱼。

李俊点了一遍,说:“你有这些金子,买一艘飞船也足够了。”金条是重新熔铸过的,没有标识,难以查出来路。李立携穆弘去看逃生舱,千叮咛万嘱咐才交道他手里。

穆弘着急要走,忙着打点行李,倒是李俊几人碰上这样出手阔绰的主顾,轻轻松松赚得一笔,悠闲自在。

“大哥,你真让他把逃生舱开走?”童猛正啃甘蔗,渣子堆了一桌。

“他应该算是好兄弟的老朋友,租就租了。”李俊说道。

“你是说张横哥?”童威反应过来,“可是那么多年过去,张横哥人都不在了,大哥你怎么知道他没变呢?”

“我不知道。”李俊道,他和穆弘只有过一面之缘,已是十余年前的旧事,彼此了解不深,恍惚间记得是个有点傲气的青年。如今变了不少,此次乍一重逢,没认出来也是常情。

童猛一愣:“啊?那还把逃生舱租给他啊!”

“我是想看看他究竟要干什么,开黑飞船的不少,偏盯上咱们,还要遮遮掩掩的。”李俊把邮件传给他们:“前两天找人问的结果来了。穆弘是有一个弟弟,不过早就从汴梁大学毕业,也不在新地球工作,他去汴梁定然是有秘密。”

“张横的死我一直觉得蹊跷,自由军患病受伤的将领,联盟有专职人员管理,我一直想寻门路打听却摸不到边。倘若这位穆先生能带出些消息最好不过。照张横兄弟的描述,穆弘也是豪迈之辈,姑且认为他有难言之隐吧。”众人追忆当年,不免动容。

“当初咱们买飞船的时候,飞船和逃生舱自带的定位导航系统都是被改动过的,除非穆弘专精这一行,否则想清除飞行记录不容易。”童猛想起这一茬,李俊点头。

江州不便久居,李俊心中有做大生意的打算,现在踩过界做事,尽管小打小闹,也是给追求稳定联盟上眼药。放任漂流于太空纵然自由,但兄弟们后半生还需一个妥当体面的立身之所。几人商议一番决定先去见几位相熟的朋友探探路,谁知刚起飞没多久就被星际警察盯上了。

“跟块狗皮膏药似的甩都甩不脱。”童猛啐道,紧随在后面的飞船闪灯示意他们返航。

“我们不会伤害自由军将领,请立刻返航接受登记调查,重复一遍,请立刻返航!”通讯器收到来自联盟警务部门的消息。

“这世上还有自由军吗?”李俊叹了一句,问童威,“穆弘走了吗?”

“定位不在江州,应该在飞往汴梁的路上吧,”童威关掉通讯,不再接收讯息,“躲过这阵再联络他。”

“高度升上去,投烟雾弹。猛子,没必要跟他们武力冲突。”李俊指挥道,吩咐童威监控飞行状况。童猛升起防护罩,星际警察投出的警告弹刚好被拦截住。他们一向踏在黑白交界的灰色地带,钻联盟法律的空子发财,遭遇拦截再正常不过。

童猛紧拉着操纵杆,双眼通红:“报告舰长,已经驶出联盟空域,可是燃料不够了!”

“那就给我就近寻找着陆点!不然燃料耗尽咱们都要成太空垃圾!”李俊吼道,“李立童威,搜索周围空域信息。”

“报告!侦察到类地小行星,非外联盟辖区,有生命活动痕迹。目前无更多信息,无法判断所属文明。”童威正飞速浏览资料。

“大哥你说话啊!”童猛急道,额前颈后尽是汗珠。仪表盘飘红,星尘号右侧被星际警察的炮弹击中,防护罩撑不了多久了。

“就这儿了,童猛,立刻准备迫降!”

飞船在童猛熟练地操作下稳稳地落在地表,他迫不及待地摁下按钮,舱门缓缓打开。

“总算能松一口气了。”童猛叹道。

“那可未必。”童威打了个寒噤,但仍然站在李俊旁边没向后退。

新鲜的空气从舱门透进,童猛伸了个懒腰,朝自然光的来源望去,动作蓦地一滞:一小队人马堵在舱门口,手上全是家伙,其中多半是冷兵器,可对于来不及取武器的星尘号诸人,为首者持有的两条猎枪就够喝一壶的了。

“把手举起来!”领头的中气十足,吼声颇具威势。

“还会说中文呢。”李立小声嘀咕。

童猛哀嚎一声,双手交叉放在脑后,在自由军那阵子什么大阵仗没见过,就算在新水星,枪管子指着那帮流氓也敢自称你爷爷翻江蜃。谁能想到阴沟里翻船,今天栽在边缘星球几个化外流民的木棍土枪底下。

十来条大汉一齐上,把李俊等四人五花大绑抬进庄里。

 

tbc

 

这篇暂时写到这儿。大纲在手,天下我有,五个月后随缘见

评论

热度(5)